專欄文章 Column


愛河夢:第三十五章 躁鬱症二 -- 約束(2020.8.22)

愛河夢:第三十五章 躁鬱症二 -- 約束
孫讚福醫師


**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。轉載時,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,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。 **
 
愛河夢:第三十五章 躁鬱症二 -- 約束(2020.8.22)

       在內科病房,有些病人在躁動時,不管意識清楚或不清楚,偶有不自覺地拔管行為,包括拔除鼻胃管、導尿管、點滴輸液管…。醫護人員為了醫療順利,不得不約束病人。
 
       在加護病房的病人,有許多需要機器協助呼吸,醫師得將呼吸管插入病人咽喉中。
 
       很不舒服的!
 
       所以病人常會不自主拔管,造成咽喉、氣管受傷,又需醫護人員再一次插管,這時不約束病人,醫療很難進行。
 
       同時加護病房的病人,身體常被插入各式維生或排洩導管,或黏上心電圖、腦波圖監視器…。至少雙手約束,是必要的惡!
 
       而在精神科病房,病人被約束過的主因是暴力!
 
       包括對人的暴力,如攻擊醫護人員、家屬、其他病人…;對物品的暴力,如摔電視、摔桌椅…;對自身的傷害,如病人一直頭撞地、手搥牆…,勸阻無效。
 
       曹漢30歲,是個身強力壯的漢子,因躁症發作,暴力明顯,家屬請警方協助,強制住院精神科。
 
       初住院時,因暴力緣故,被約束打針關入保護室。後來曹漢累了,也或許是針劑藥效,他睡著了。住院當晚,護理師告知曹漢只要不再有暴力,願意配合病房治療,就幫他解開約束。
 
       總是人在房簷下,不得不低頭。
 
       曹漢無言地點頭,護理師解開其約束,帶離保護室,送他回病房休息。
 
       隔早孫仰查房時,來到病房走道遇到曹漢,孫仰離他一兩公尺處停下來,主動關心道:「昨晚睡得如何,身體還好嗎?」
 
       曹漢停下腳步,臉色不豫,喊說:「我要出去!」
 
       孫仰未來得及回應,曹漢再一次大聲咆哮:「我要出去!」
 
       「馬上讓我出去!」聲大如雷,充斥著整個走道與大廳。
 
       馬上曹漢向著醫療人員衝過來,同時右腿抬起來,一付要踹人模樣,孫仰與隨行的護理師趕緊轉身跑開,同時大喊:「 準備Restrain!」
 
       護佐看到病人狂亂了,趕忙進到病房大廳。一時在大廳說話的病人、家屬、醫療人員,包括發藥、幫病人量血壓的護理師,與病人會談的社工師、心理師,紛紛四散開來。
 
       曹漢如入無人之地,又是咆哮又是動粗,這時成了病房老大。
 
       那場景就像一顆被甩出的保齡球,將衝入排列整齊的立瓶隊伍中,眼看就要衝倒一群立瓶,一時病房大廳驚呼四起。
 
       那場景也像老鷹抓小雞,小雞四處躲竄,這時曹漢是老鷹,病房大廳的病人、家屬、醫療人員是小雞。老鷹衝到哪兒,該處的小雞就四處閃躲。
 
       這時保護小雞的母雞尚未登場,主場是老鷹的!
 
       很快地,護理站的護理師們進場了。其中四位手拿約束帶,藏在腰後,不讓病人看到。鎮靜針劑也已準備好,由一位資深護理師拿著,也是藏在身後。
 
       警衛與附近病房的護佐也來助陣,這時人力充沛。
 
       病房大廳中,孫仰繞著餐桌一邊跑一邊回頭,同時等待,等待同伴支緩到來。
 
       一直到大廳中醫療人力充足,護理師看向孫仰輕輕點頭,示意一切準備就緒。
 
       孫仰與曹漢保持距離,試著從側面與曹漢說話,(不是正面,因易被病人攻擊!)試著安撫曹漢。在其注意力轉向孫仰時,兩旁醫療人員漸漸靠近曹漢身後與兩側,待時機成熟,孫仰大喊一聲:「 RESTRAIN!」
 
       (此時主場翻轉過來,老鷹成了四面楚歌的楚霸王。)
 
       曹漢身旁身後的警衛、護佐與男醫師們,同時出手抓住曹漢手和腳。孫仰也雙手緊緊抓住曹漢的左前臂,眾人齊力把病人壓制在地,這時四位男性醫療人員,分別牢牢抓住曹漢的四肢,不讓他打人踢人。
 
       曹漢轉為向人噴吐口水、張嘴欲咬工作人員的手臂,位處曹漢頭側的護理師趕忙用床單放其頭頸部,把病人頭部壓向側邊,不讓他動,不讓他咬人,不讓他向人吐口水。
 
       曹漢破口大罵,怒火衝天!
 
       同一時間,醫護團隊默契十足,齊心出力壓住曹漢。
 
       曹漢四肢與頭部被醫療人員壓制在地,一位護理師迅速上前,用止血帶綁住曹漢手臂,拍打其手臂讓血管快速浮現,找到血管,一針打上,立即靜脈注射藥劑。
 
       針劑還沒有推完,曹漢乏力了,不僅不爭扎,還睡著了,響起了打呼聲。
 
       這時危機解除,護理師推來約束床,在男性工作人員通力合作下,把病人抬上約束床,推入保護室。
 
       四位護理師以約束帶繫牢曹漢四肢,然後拉上床欄,將約束帶固定在床的四個角落。完成約束後,還得一一檢查,約束帶與手腕、腳踝之間,是否留有一指幅空間。這樣才不會傷害病人四肢的血液循環!
 
       約束後,每隔半小時,護理師會來保護室查看病人狀況。
 
       一切穩妥後,醫療人員回到大廳,先安撫在場的病人與家屬,並進行破壞現場的清理與還原。
 
       孫仰進到護理站補開約束醫囑與針劑藥物,這時整個病房氣氛平靜安詳,炯異於剛剛緊張無比,險象環生的情境。
 
       孫仰此時只覺得混身乏力,好像剛跑了百米賽一樣。心想今天的運動量,差不多完成一半了!
 
       通常這樣的約束治療一次或兩次後,加上藥物治療,同一病人很少再次暴動傷人。
 
       一來藥物治療效果出來,二來病人知道暴力無效,還會被約束打針,並且關入保護室,與世隔絕。這是行為制約!
 
       病人不喜歡被綁,病人也不喜歡被隔離!
 
       住院中後期的曹漢,躁期過去,整個人回復成謙沖君子樣貌。
 
       外人看到他的應對進退,不能相信曹漢曾經非常暴力,還曾經是橫掃整個病房大廳的龍卷風!
 
       這是二十五年前,孫仰當第一年住院醫師時的往事,那時在鳳寮醫院工作,與共事的護理師們,不時一起約束暴力病人,同事之間直如過命之交。
 
       那時與護理站的護理師們、護佐們,感情很好。每當有同仁被病人咬傷,或被病人亂腳踢傷,都讓孫仰心疼不已!
 
       但事過境遷,誰也不會跟病人計較。因為他們都是在精神疾病發作時,才出現暴力行為的。
 
       那時,他們是沒有行為能力的!
 
       醫治好起來的病人,比誰都可愛。